顺峰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顺峰门户网站>情感>故事:我娶个单身带娃的女人为妻,不久却发现她城里的前夫重金寻

故事:我娶个单身带娃的女人为妻,不久却发现她城里的前夫重金寻

2019-11-09 17:33:10      访问量:3932

应用作者苏·子车每天都会读一些故事

他妻子的头痛又回来了。

蝉在院子里的树上唱歌。我一瘸一拐地走出去,发现乔医生在村子的头上。十里八乡,他是最有名的。他一直能够观察妻子的病情。

乔医生提着两个医药篮来了,我的一个农场院子里,没有什么可招待的,只有自己打竹藤摇椅,让他坐。

他的妻子躺在炕上,皱着眉头,额头尖着,汗流浃背。

乔医生看着、听着、问着、切了一会儿,扛着他的两个医药篮,推门出去了。他把我拖出房子,叹了口气,“夫人,我这一生都在折磨自己。”

“阿郎,生命太短暂了。生死取决于天堂。你必须克服它。”他拍拍我的肩膀,摇摇头,离开时叹了口气。我甚至没有拿我为咨询准备的钱。

我的鼻子发酸。我妻子是个好人。上帝没有理由夺走她的生命。

我一直很诚实,战战兢兢地推开门,希望能和我妻子说话。

但是她先开口了。她不情愿地坐了起来,手腕支撑着,裹着一件厚大衣。那是夏天,但她冷得发抖。

她说,“阿郎,我想去鲤城看看。我还听说鲤城有中国寺庙和西方教堂。我想去道别。”

我答应了,我走过去帮她一个接一个地扣上大衣上的盘子。她在家一次缝一针衣服。当扣子松开时,她又缝上了。当扣子松开时,她又缝上了。他们一直很紧。

我的手很厚,其中一个扣子扣不上。转了三到五圈后,我的手发抖,鼻子也疼。我想哭。

他妻子瘦骨嶙峋的手伸出来扣住盘子,命令我,“阿郎,带上我的手提箱。我厌倦了你。”

所以我们拿走了妻子的手提箱。我骑着驴把车拉出门外,我妻子坐在车里,裹得紧紧的。村子里的每个人都看见了,都低声说,他的妻子一句话也听不见。她只是抱着手提箱,把头埋在上面。

我知道李成对我妻子意味着什么。

那是她生活的真正结局。

当她遇见妻子时,她蓬头垢面,左手拿着一个蒸玉米面包,右手拿着一个棕色手提箱。

我听说战争袭击了历城,城里的人死伤惨重。那时,她背上背着一个孩子。孩子一哭,她就停止了逃命,连续不断的射击哄着她。

我从村外拉了一车木头回家。我是个工匠,以此为生。

然后我看见她坐在树桩上,虚弱得差点晕倒。当我走近并问她时,她把孩子抱在怀里,充满了戒心,好像她带着一千磅没有人能藏起来的财宝。
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们家的狗非常保护小狗。我没有生气,但感到可怜。

所以我说,可以来我家,吃饭吃饭。

在灾难和混乱的年代,对每个人来说都不容易。

所以我妻子成了我的妻子。战争年代,村子里到处都是不能娶妻子的单身汉。他们钦佩我。

甚至,我有一个大胖男孩,一个出生在战争中但不够好的男孩。我对妻子说,既然我已经决定做他的父亲,我就要把他抚养大,教给他我所有的传家宝技能,这样他就可以有饭吃了。

当我妻子开心地笑的时候,她会在我的碗里加入一些白米饭。

那一年我们太穷了,每个人都太穷了。经过多年的战争,没有收成,很少有顾客来找我做家具。从长远来看,我们甚至缺米。

一些人开始在山里挖野树皮吃。我也要去。

我担心树皮是否可以吃,死人是否可以吃。我妻子说,如果其他人能吃树皮生存,我们也能。

所以我满怀信心地走了,但矮树光秃秃的,树皮也被砍成了碎片。每个人都必须活着,光秃秃的山上没有多少草了。

我咬牙切齿,爬上树,为我们的生存而奋斗。但是我够倒霉的,摔倒了,一瘸一拐的。

当我醒来时,我妻子红着眼睛,给我喂了一碗汤,尝起来像梦里的汤。就像我小时候在山里做鸡汤一样。

妻子说她找到了十里八乡最好的乔医生,并给我看了。

没什么?我就是走不快。

我放开了我的心,但在那些日子里,我的头脑甚至摆脱了问题,我总是在发呆。当我很穷的时候,我总是想象我会喝鸡汤,吃白饭,吃肉。

当我营养充足时,春天就要来了。这个城市的常客来找我做茶几、木制凳子和藤椅。我每天都坐在院子里忙碌着,事情终于结束了,常客也亲自来腹地拉马车拉他的货。

红木确实是好木材。我听说它是从西方带回来的。

他走进院子,把我做的家具装上马车,但他并不着急,四处闲逛。当他问我是否有妻子和孩子时,我回答是。

在我的一生中,除了我的妻子和孩子,我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。

他问,你妻子在这样那样的一年里逃离了鲤城。

我回答是,妻子的出身并不丢人。

他又问,你妻子带着孩子来了。

我还回答说,虽然这个孩子和我没有血缘关系,但我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。

常客一拍大腿,“就这样。你交出你的妻子,你就会富有。你知道你为谁抚养你的儿子吗?是荔城的薛师傅。他年轻的时候,曾经很可笑。他让家里卑微的女仆怀上了种子。然后他打了一场战争,女仆带着她的儿子逃跑了。”

“主人曾经说过,反正都是可怜的可怜虫,死在外面也死了,没有什么可认的。但是今年不同。少爷的独生子感冒了。他在战争中偏瘫,再也不会有种子了。要不是你养大的儿子,他薛家早就死了。”

老顾客笑得眯起眼睛。“他现在在城里大肆宣扬寻找妻子和孩子以及获得丰厚的回报。碰巧,我听说过你,想知道。我给你寄了这么大一笔钱。”

“你交出你的孩子,但你妻子的家人肯定会鄙视他们。如果你生下年轻的孩子,你就会过上富贵的生活,你就不用再受苦了!”

他一直在说话,但我的脑子嗡嗡作响。

除了他,我什么都不记得了。我只听他说我妻子很贱,我儿子是个可怜的人。

虽然我瘸了,但我仍然是个男人。我向他挥拳头,把他打倒在地求饶。

那我就不去管家具的费用了,再也不和他做生意了。

回到房子,我对妻子说。

我说,荔城薛师傅在找你。如果你喜欢,你可以带着孩子去享受快乐。如果他欺负你的母亲和儿子,我会像今天一样打他求饶。

我妻子拥抱了我,眼里噙着泪水。

她什么也没说。

第二天,醒来时空无一人。

一个好人来敲我的门,放声大笑,大喊:“你妻子一大早就走了,带着孩子。他们去荔城找薛师傅!”

外面仍然有很多噪音,但我像往常一样打开门,坐在院子里,不理他们。

"戴着绿色帽子,真是个傻瓜。"

有些人来安慰我,“女人可以跟着你吃一口食物,也可以跟着别人要钱。放轻松。”

连续12天,每个人都忘记了。我发现我妻子的手提箱不在我身边。

我没有打开这个手提箱,尽管它的锁已经摇摇欲坠,几乎损坏了。我擦去上面漂浮的所有灰烬,然后穿上白色衣服。我要去历城找薛师傅传说中的住处,把他妻子的手提箱送给他。

那是她最珍贵的东西,尽管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。

在我出去之前,一个穿着衣服的男人走进了院子。

我一时看不清楚,然后又看了一遍,结果发现是他妻子。

当我妻子回来时,她只是站在门口告诉我她回来了。

我又问了一遍,孩子在哪里?

她指着李成的方向,但吁了一口气。“我已经想了很多天了,这个孩子和他的生父在一起会过得更好。”

我低下头,看着我长满老茧的手,看着整个山村的贫瘠土地。我知道这是个更好的选择。

所以我和妻子站在晨光柔和的光线下。年底的时候,我们会把货物送到荔城,我们将能够利用烟火节从薛家外的远处看他,看看他每年的样子。见到他后,我们认不出他了。

我们真的年年去。他逐年变得越来越英俊和高大。

我妻子的脸渐渐皱了起来,但她仍然是我心中的山色美人。妻子看起来很好,但是孩子们不像妻子,他们的眉毛更像他偏瘫的父亲。

在黎城明亮的灯光下,我们找到了一家寒冷的酒店,在北方漫长的冬夜里,我们年复一年地勒紧腰带庆祝黎城新年。旅馆里没有火,天气很冷,而且里面几乎没有人,这使得天气更加寒冷。

在观看了城市的刺激之后,他的妻子在城外的荒地呆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回来。只有几口井,人不多,但是天太冷了,人们浑身发抖。

但是他的妻子说当战争开始时,这里只有战争。

她从这里活了下来,孩子也活了下来。

她拿了一把黄土,用棉花包起来。她一路把它拿回来,独自藏在房子里,把黄土放进后备箱。

我妻子是一个非常感激的人。

在妻子旅行的最后一站,我们第一次来到荔城是在夏天。

这些年山村没有变化,但是荔城日新月异,街上有新的时尚的东西。多年来,我们只觉得新奇。

我们第一次在薛家门口跪不起。我们只想见到那个成年的孩子。

薛家的主人亲自接见了我们。瘫痪让他衰老得有点太快了。他看起来很憔悴,坐在轮椅上,手里拿着一串珠子。

他说,“桑桑,抬头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

我妻子抬起头,泪流满面,“我多年没见你了,但少爷怎么样?”

我第一次知道我妻子的名字是桑桑。

他补充道,“桑桑,我已经受苦这么多年了。”

他的妻子反复摇头。"桑桑别无选择,只能祝少爷和少爷永远平安快乐."

我妻子过去说话像个城市居民。我不知道她过去在付雪读书。

薛师傅突然咳嗽起来,咳出一口血,命令仆人给少爷打电话。

所以我们跪下来看见了孩子。

他带着一些厌恶扶我和我妻子起来。他们比我们大。他们穿着西部黑裤子和西装,他们的脸又帅又白。

他对妻子说:“我知道你是我的母亲,但我不会认出你。”

他的妻子低头看着她的脚趾。

主人补充道,“我不认识你,也不鄙视你和我养父是同乡。因为你抛弃了我,你送我回去要钱,而且你每年都来看我。为什么?”

他的妻子咕哝了些什么,试图解释些什么,但最后她没有说出来。

然后,他的妻子把她的小手提箱抱在怀里,小心翼翼地拽着他的袖子,对他说,“我不希望你原谅我。我没有多少日子了,但有些东西我必须给你。”

他们去了侧翼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的妻子独自出来,没有手提箱。

她挽起我的袖子,我们郑重地向薛师傅告别,然后走上荔城的街道。

我妻子说鲤城有中国寺庙和西方教堂。她想再见了。

我没有忘记。

所以我一路询问,我妻子参观了鲤城的12座寺庙和两座教堂。

无论她走到哪里,她都平静地闭上眼睛,许下一个我不知道的愿望。

西方人并不矜持,他们会问我妻子她一生中想坦白什么。

我妻子握着我的手,泪水顺着她的眼睛流了下来,但她轻松地笑了。

妻子说她一生中遇到这样一个愚蠢而又好的丈夫是一件幸事。

妻子补充说,她一生中只冤枉了我。

我反复摇头。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。

事实上,我不笨。

乔医生告诉我,当我跛了腿,陷入饥荒时,我差点死在医院的病床上。我妻子每天开车几十英里去城里工作。她工作太努力了,那时我们唯一的亲人都去世了。

我的养子,薛家的少爷,也告诉我他岳母留给他的东西在那个手提箱里。长命锁、金腰带、玉佩、无数珍贵珠宝,大大小小。

桑桑太穷而无法生活时,他从未想过要卖掉这些东西。

他还说,他的生母是薛家的大女儿,也是他父亲的同父异母妹妹。战争年代,桑桑和她的年轻女士藏在郊区的地窖里。她侍候她的年轻女士,直到孩子出生,然后看着她死在血泊中,把孩子递给她。

年轻的女士和年轻的主人都对她很好。她不会玷污他们的名声。

那就让他的名声。

因为他们年轻时带她一起学习,所以他们给了她一口好吃的东西。

妻子去世前,薛少主来看她,痛哭流涕。

我妻子握着我的手,轻轻地笑了笑。她说她生活中有一些缺点,但她很幸运。

我妻子桑桑一生中从未失去过任何人。(作品名称:我妻子桑桑桑,作者:苏·子车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江苏快3投注 北京快3开奖结果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湖北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