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峰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顺峰门户网站>财经>流落岛国街头的中国有钱人,沦为给妓女做饭扫地

流落岛国街头的中国有钱人,沦为给妓女做饭扫地

2019-10-25 11:38:33      访问量:3214

斯里兰卡,印度洋的明珠,曾经吸引了许多中国人。十年前,大量富有的中国人去那里投资,希望从这个新兴国家获利。

雄心勃勃的富人在这里花钱如粪土,但是因为他们不熟悉当地的风俗,他们失去了所有的钱,有些人沦落到赌场和红灯区,生活贫困。

作者:林云

这篇文章被授权从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程序(id:真石岛1)复制

01

黄昏时分,飞机在日落和海风中降落在科伦坡。一辆汽车把我们送到海边。半小时的旅程充满了草,几乎没有路灯,就像在乡下开车一样。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国家时,我几乎无法想象这里是他们的首都和商业中心。

陪同的工程师问老板,“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卖高档房子真的可以吗?”

老板说,“我不明白。上海现在到处都是不守规矩的人。赚钱不容易。这里的人有很多愚蠢的钱,他们只是想赚愚蠢的钱。目前,这个项目只是一个小事件,是我们走出国门的第一步。走向全球是大势所趋。”他翘起二郎腿,把双臂放在椅背上,这让他看起来英勇而干巴巴的。

我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司机的表情。

2008年1月,作为翻译,我跟随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来到这个岛国。他在科伦坡郊区获得了一个高端住宅项目,购买了土地并立即开始建设。科伦坡将是我未来三年奋斗的城市。

很快,我们到达了办公室。这位于科伦坡第七区,一个真正享有盛名的地区,许多领事馆聚集在这里。公司在这里租了一栋三层海景别墅。步行到海滩只需要五分钟。据说这里曾经是古巴大使馆。下班后,每个人都喜欢去海边散步,抓小鱼和螃蟹。

王龙是另一个出租汽车和办公室的上海股东。他移居这个岛国多年,在科伦坡开了一家美容减肥医院。他有很多熟人。他把住宅项目介绍给他的老板。老板同意给他10%的股份,不仅作为回报,还负责牵线搭桥。

老板说,项目成功后,除了工资和奖金收入,他还会给我一套豪华公寓。我将成为公司未来全球项目的老手。这意味着我突然从工人阶级变成了吃饱喝足的人。

坐在办公室三楼的落地窗前,眼睛里充满阳光和大海。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,我觉得科伦坡是一个梦寐以求的地方。只要我勇敢地抓住这个机会,一切繁荣都在我的掌握之中。

图|科伦坡市

该公司的住房建设项目得到岛政府的支持,需要向政府投资部门报告,政府投资部门将与他们签订投资合同。建筑材料免征进口关税和三年营业税。公司和投资部同意在半个月内签订合同,合同签订后项目开始。

仅仅半个月,科伦坡的所有政要都知道我们。总统的侄子参观了公司。劳动部长邀请我们参加晚宴。科伦坡警察局长邀请我们去他的12层私人宅邸。一些电影明星主动为住宅代言。银行应合作处理房地产贷款,建筑商应提供高质量的材料。每天,我们都要社交到深夜。一位不速之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他叫李昭,是北京的老板。40多岁,高个子,浓眉细发,40度高温天气,穿着西装打着领带。这套衣服质量很好,很脆,没有任何褶皱。

“你一路来到这里。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。”李昭说话缓慢而礼貌,像个领导者。

李昭是一位文化商人,据传身价数十亿,在北京有几个明星爱好者。近年来,电子书的兴起,盗版猖獗,原来的项目利润越来越低,他决定改行。李赵翔想在上海做房地产。做市场调查时,他邀请他的老板吃几顿饭,这是一个老相识。后来,有人介绍说,他还得到了一个岛屿政府的支持。

这个岛盛产各种各样的海鲜,当地人不知道如何利用它们,因此浪费了资源。李昭的项目是在科伦坡建立一个海产品加工厂,将许多当地人不吃的海产品加工成罐头并出口到中国。这是一个低成本、高利润的好项目。

他邀请我们去科伦坡最好的中国餐馆顾涛吃饭。双方就座。李昭根本没有看菜单。他拿着戒指给老板打电话,命令餐馆把店里所有最贵最好的菜都带来。我以前听过类似的笑话。土豪下令“炒一本书”。这次我亲眼看到了。

晚宴上,李肇赞扬了这个岛国的黄金财富和太多高质量的项目。他的工厂正在建设中,规模很大。他一直抱怨当地建筑公司技术差、速度慢。李昭举起酒杯说:“如果我知道你要来,我就不会请当地的公司来建造它了。将来,我所有的项目都将移交给你。”

合同签订当天,来自岛国的四位财政、投资、劳动和工业部长都到了。签完合同后,投资部长把我拉到一边,平静地问:“你为这块土地付钱了吗?”我很惊讶,这么大一块土地,一定要花钱买,有免费的吗?他听后什么也没说,他的表情很奇怪。

回到公司,我开始怀疑。在我来公司之前,这块土地已经被买走了。合同是老板和王龙签署的。老板从未给我看过合同。我问老板:“我需要复印一份我们公司的土地购买合同,并与今天签署的合同一起归档吗?”

老板让我自己去弄清楚。他忘了扔哪个抽屉了。

我在装满垃圾的抽屉里找到了原始合同。只有英语,没有中文翻译,老板不懂英语,从来不读。据说土地在科伦坡郊区,土地购买分三个阶段支付。第一阶段已经全额支付,另外两个阶段将分别在半年和一年内支付。还有一条:“如果后两个时期没有按时支付,卖方将收回第一个时期已经全额支付的土地。”

我认为这不合理,所以我告诉了老板。

他笑着说,“我在上海做生意已经很多年了,从来不看合同,做生意是基于朋友之间的诚信。你看,岛上的这些高级官员和富人都成了我的朋友。是否有合同并不重要。”

照片|与当地人签订合同

施工如期开始。该公司从中国引进了80多名各类技术工人,包括上海的厨师。几天之内,项目办公室和临时工棚就完工了。周围的荒地被开发并种植了上海绿色和从上海带来的鸡肉菜肴。整个建筑工地看起来像一座中国城市。

2008年7月,仅仅半年后,地上建起了12栋高层建筑,20栋别墅完成了一半,只剩下室内装修工程。中国的速度让当地人大开眼界。由于项目正如火如荼地进行,每个人都认为工期可以提前,一个意想不到的事件完全打乱了施工进度。

科伦坡气候炎热。建筑工地靠近运河。有许多蚊子。一些工人在被蚊子叮咬后会发高烧、骨头头疼,甚至昏迷。病人被送往医院,知道这是热带臭名昭著的登革热。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药物能快速治愈它,它只能通过免疫来抵抗。登革热从发病到痊愈大约需要12天。在这12天里,病人需要被吊在水里,每天都要得到精心护理,如果他们不小心,生命就有危险。虽然许多方法被用来预防疾病,但是工人们一个接一个地生病了,几乎没有人幸免。

老板很不耐烦,为了照顾病人,他干脆一起住在工棚里。直到9月份,工人们才逐渐康复,项目才恢复进展。

除了翻译工作,我的主要任务是向政府部门申请各种批准,并到海关办理建筑材料的进口手续。岛屿政府的工作效率极低,程序极其复杂。我几乎每天都要和政府相关部门打交道。公司给我买了一辆二手车。这辆车没有大问题,但有许多小问题。科伦坡10区有许多汽车修理店和4s店,我经常去那里修车。

一天,当我在修车时,我看到一家4s店刚刚开业,有两层楼,落地窗和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在门口。修车兄弟表示,该店由中国人经营,专门销售中国制造的豪华车和汽车零部件。

我很好奇,走进商店去看一看。入口是一个备件展示区,有许多熟悉的中国品牌。内部非常大,每层有数千套公寓,其中陈列着各种豪华车,这在当地很少见。一个穿蓝色修理工制服的年轻人向我走来,看起来像个中国人。他又高又瘦,不到30岁,长着一张方脸,皮肤极其白皙,似乎几乎看不到阳光。我用中文问好。他很惊讶:“嘿,这里也有中国村民。”我说,“你一定刚到。这里有相当多的中国人。”

这个年轻人,唐昱,是这家商店的老板。我告诉他,我们公司在这里做房地产已经半年多了,工地上有很多中国人。唐昱说,他刚到不久,他父亲就投资了4s店,让他负责。他是店里唯一的中国人,其余的都是当地雇员。

唐昱说:“我们在国外相遇是命运。如果你的车有任何问题,请来找我。我会自己修理它。如果你不需要钱,你应该练习。”他的笑容如此纯洁,人们不禁信任他。从那以后,我一直在找他帮忙修车。

唐昱的父亲不仅经营一家4s店,还生产汽车零部件。他在北方非常有名。从前,岛国的工业部长去东北检查汽车制造业。他见到了唐昱的父亲,并邀请他在这个岛国建立一家工厂。唐昱自告奋勇。经过讨论,父子决定开一家4s店,同时销售和维护豪华车,销售中国品牌的零部件,然后在站稳脚跟后考虑建厂。这家商店的所有产品都是从中国进口的。为了吸引他们在这个岛国投资建厂,部长已经降低了大部分税收并获得了丰厚的利润。

唐昱的生意很好。三个月后,他在科伦坡又开了两家分店。

照片|项目开工仪式

03

2008年11月,李昭突然来到办公室找老板。离开近一年后,他完全变了。佝偻着腰,耷拉着脑袋,稀疏的头发剃掉了。

虽然仍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,但过去平静、豪气和干云的势头已经消失。他反复说他邀请他的老板吃了几顿饭,这花了很多钱,但是老板没有为他做任何事。他该怎么办?

老板很困惑,终于意识到李昭是来讨饭吃的。然而,老板给了他5万卢比(斯里兰卡货币,大约4000元)。李昭看到钱时的眼神难以形容,就像那些好久没吃东西的人一样,突然他看到一桌子美味的食物。

他走后,王龙说道,“你不知道吗?李昭沉溺于赌博,输掉了所有的钱。现在他每天都混在赌场里。我不相信你今晚能去看。”

赌场是岛国的合法生意,科伦坡有许多大型赌场。李昭经常去11区的巴里赌场。那天晚上,老板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新的地平线。

赌场非常受欢迎。李昭在那里,但他根本没注意到我们。他站在一个赌徒身后,眼睛牢牢地盯着赌桌。然后,他悄悄地对赌徒说了一句话。那人点点头,赌上了他的筹码。庄家一打开牌,这个人就赢了,并向李昭扔了几个小筹码。李昭高兴地把它们握在手中,跑到他旁边的赌桌前下注。

按照王龙的说法,岛国的任何企业都必须走后门,互相联系,否则很难成功。向李昭介绍该项目的斯里兰卡人能力有限,导致未能获得李昭申请的批准文件。工厂建成后,无法正式投入生产。在等待批准的时候,他在赌场消磨时间,却发现自己沉迷于赌博,输得越来越多,陷入泥沼。

在赌掉数十亿美元后,他住在几个妓女的家里,白天为她们做饭和打扫卫生,晚上呆在赌场里。

直到我们离开,李昭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赌桌。

04

2009年2月,第一批样板房竣工。这家公司在电视和报纸上做广告,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游客来访。奇怪的是,没有人存款。这是老板多年来第一次在上海遇到这种情况。他让我找当地人做调查。经过调查,我发现这家公司被一桩大买卖收购了。

岛上的人们喜欢购买土地和建造自己的房子,这是几千年来的习俗。他们觉得买一栋像我们这样的高层住宅就等于没有自己的房产,没有人想买一栋高层建筑,除非它在市中心。

最重要的是这片土地离运河太近,运河会每两年泛滥一次。没有防洪设施,周围所有的田地和房屋都会被淹没。谁将在这里买房子?

照片|签字仪式

唯一的解决办法是与当地政府讨论,要求他们为运河修建防洪大坝,但是筑坝是一个昂贵的工程。当地政府没有预算。如果公司自费修建大坝,成本将会太高。至于为什么这么多人来看房子,我可能听说有外商投资的高档住宅,所以我想看一些新的东西。

我向老板反映了情况,老板惊慌失措。目前,20栋豪华别墅已建成,12栋高层建筑基本建成,只剩下外墙粉刷和室内精装修。为了按期完成,室内精装修材料已经支付定金,前期投资超过1亿元。因此,这不是浪费吗?

我们去找了投资部的官员。以前,这些人承诺他们可以解决任何问题。但现在,官员们遗憾地说,政府拥有免费土地,可以租给外国投资者99年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花了很多钱买私人坏土地,所以它不能算作一个政府项目。除了免税和其他配套政策外,我们无法享受这些政策,它们也无能为力。

老板想哭。在我们在岛上的前半个月,我们遇到了很多官员和贵族。他们都知道这块土地有问题。然而,没有人告诉我们,许多人不是劝阻我们,而是想给我们介绍更好的情节。现在我想起来,我一定想把这块腐烂的土地卖给我们赚钱。

当地股东王龙最了解这种情况。显然,他做了一些事情,买了一块烂土地卖给老板,从中赚取佣金。老板和王龙差点开战,把王龙赶出了公司,但是事情已经结束了,不能挽回了。房子不能卖,资本也不能归还。老板已经血栓,每天都吃鱼肝油。他一焦虑起来,眼睛里的血管就破裂了,眼睛变红了,就像恐怖电影一样。

很快,由于没有钱支付水电费,建筑工地的水电被切断,工人的工资也无法支付。为了出国工作,这些工人每人向劳务公司支付约3万至4万元。大部分钱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的。最初的计划是工作三年。除了还清贷款,他们还可以在离家并在40多度高温下努力工作之前赚很多钱。现在我工资不多了。如果公司出了什么事,每个人都会生气和害怕。

他们把老板和高管挡在建筑工地上,并要求他们解释。老板再三保证他会想办法卖掉房子。即使房子卖不出去,而且还有土地,它也不会起作用,卖地也会给每个人带来好处。只有说好的或坏的话,工人们的情绪才会平静下来。

出乎意料的是,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。

根据合同,公司应该在半年前就支付第二期土地的费用。现在第三阶段的付款期限已经超过。公司把土地卖给了我们当地的公司,要求整天在家付款。它还威胁要没收土地,包括已经建在土地上的房子和别墅,并把老板送进监狱。

不幸的是,最初的担心变成了现实。不合理的条款迫使老板走上了死胡同。我们向科伦坡的当地政要寻求帮助。当我们听说老板没钱的时候,没有人再来我们家,以免我们逃避。

老板让我想办法找出合同中的漏洞,推迟一段时间,然后再回来筹集资金。与土地销售公司谈判的事情移交给了我。

一天晚上,当我绞尽脑汁研究合同条款时,唐昱打电话给我,问我明天能不能去他的店。我帮忙有些困难。我真的没有时间。我明天要和债权人和其他律师谈判。现在是公司生存的时候了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说道,“算了吧。我必须回中国一段时间。”他犹豫了又犹豫。那时候,我太专注了,不想去想它。

照片|签字仪式

05

我终于在合同中发现了一个漏洞。合同规定,当土地交付给公司时,应提供水电,但事实上,水电要到土地交付后一个多月才会供应。我以此为借口与土地销售公司争论,声称没有水电供应,这延误了建设期,造成了目前的局面。最后,他们同意推迟一个月付款。

老板回家筹钱,项目完全关闭,每个人都无事可做。该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也已回国。我只记得那天唐昱说他需要帮助。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回到科伦坡。

当我开车去唐昱的店时,我发现门关着,所有的豪华车都不见了。

我给他打了电话,原来这段时间,唐昱也出事了。

唐昱的生意几乎完全是基于他父亲与该岛工业部长的友谊。出人意料的是,在2008年底,工业部长被泰米尔猛虎组织的自杀炸弹手杀害。

新部长改变了态度,不仅取消了所有优惠政策,还对违反当地法律的唐昱处以重罚,因为零部件和豪华车的报关价格远低于实际价格。唐昱设法筹集到了足够的钱,不得不去海关缴纳罚款。出乎意料的是,那天晚上锁在办公室的现金被偷了。

警方认为,只有那些熟悉情况的人才会知道唐昱在办公室放了这么一大笔钱,而且他是一个内贼。没有人被查出谁是小偷。无奈之下,唐昱抵押了自己的豪华车,回家筹集资金。政府命令他停业,因为他没有按时缴纳罚款。生意停止了,但这三家商店的租金和员工工资仍需支付,这是一大笔钱。

一个月很快过去了。老板没有回来,也没有再联系我们。当事情出错时,其他同事回到了中国。我是办公室里唯一剩下的人。这一次,土地销售公司不再对我们仁慈,直接派了一队武装人员把工人赶出了施工现场。

工人们无处可去,住在他们的办公室里。房东看到这么多工人住在他漂亮的别墅里,立即要求我们搬走。我尽力给老板打电话,但还是联系不上他。绝望中,我不得不联系中国领事馆寻求帮助。领事馆给工人们买了机票,然后送他们回家。我又一次独自在科伦坡呆了一段时间,只有在确保我的老板不会回来后,我才决定回来。

回家的前一天,唐昱突然打电话给我。他想邀请我吃饭。“我希望这不是最后一顿晚餐。”他说。

唐昱在沙滩上点了一家餐厅。餐桌是由巨大的木头制成的,只有一盏小油灯照明。大海在远处咆哮。天是深蓝色的,还下着小雨。我脱下凉鞋,踩在沙滩上,白色的沙子从我的脚趾中流过。有许多小螃蟹从沙滩上爬出来,奔向大海。

照片|唐昱的宾馆餐厅

我问唐昱事情怎么样了。

唐瑜说,罚款已经筹集并上缴,但当地人没有归还抵押的豪华车。在回家的过程中,当地工作人员也从他的店里拿走了一切。两家新店被关闭,花费在装修上的数百万美元无法收回。房东拒绝退还三年租金,可能不得不提起诉讼。未来如何发展取决于新工业部长对他的态度。没有优惠政策,他的生意只会赔钱。

海风吹得唐昱的头发乱糟糟的,油灯闪烁不定,脸色斑驳。他看上去身心俱疲。我记得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,他的笑容是如此的灿烂和无忧无虑,一股悲伤涌上我的心头。

唐昱说道:“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了。”我问,“你呢?”他说:“我没办法。很多钱还没有回来。涉及到很多事情。我必须坚持下去。”我沉默了。

他对大海说,离开后不要回来,这个可怕的地方,把你吞下去。曾经是这些亿万富翁实现梦想的第一个目的地,现在却变成了遥远的虚幻的海外仙山。

在我离开之前,我又看了一眼建筑工地,那里很安静。毕业典礼上的几条横幅被暴雨冲走,只留下“你理想的家”几个字

真实故事节目(公开id:甄氏固始1)-每天讲述一个生活故事。

投资理念,选股策略,防雷法,实用手册!如果你想玩股票市场,来雪球应用。

点击下载